2013年6月9日

國產常識的入侵

港人雖然不至於聞「國產」而色變,但香港在「被融合」的高壓環境下,國產貨多少觸動香港人日漸敏感的神經。早前國產輕鐵甩轆出軌造成罕見意外,曾經在深圳路面爆炸的國產電動的士即將在香港行駛,近日又有傳九巴將引入國產「超級電容巴士」。用國產貨彷彿像玩命似的,好運的話,吃喝穿戴頂多是慢性毒藥,可是正如成龍所說「國產貨都會爆炸」,時運低的話,剛好坐上會爆炸的國產車或許就會蒙主寵召。然而,國產貨再危險都不及國產常識入侵香港來得恐怖。

警方突然翻舊賬拘捕佔領中環義工陳玉峰,當局遭質疑是政治拘捕,曾偉雄以「低調通緝」論回應,新造的詞彷如新造的人,與舊世界的常識割裂,香港已漸漸和中國這個美麗新世界接軌。安徽女孩袁莉亞懷疑被性侵犯,從北京商城大樓的七樓跳下來,結果當局說她是「自主高墜」,不是他殺,沒有立案,連親人查看當天閉路電視錄像的權利都沒有。無論是「低調通緝」還是「自主高墜」都是違反常識的鳥語,為何智力應該正常的政府官員卻能說得出口?顯而易見,他們說話的對象是市民,但說服的對象卻不是市民,因為只有雙方平等才需要以理服人,這些官員只要向上級負責,不需向平民負責,所以他們即使再反智、再狗屁不通、再流氓也好,只要舐好上司的鞋底,就依然安在其位。

我們有兩個最大的敵人,一是罪犯,二是政府,如果不好好地用憲法綁好第二頭的獸性,牠就會變成合法的罪犯
[1]。中共政權的本質就是流氓政權,逢官必貪更是人所共知的國情,大家都知道這個政府只是投機者的集結,他們不惜棄掉常識以荒誕的罪名囚禁譚作人、趙連海等維權人士,確保自己的利益。而最恐怖的是中國人民都知道這不合乎情理,儘管會嘟嚷兩句,卻也見怪不怪,他們生活在國王的新衣裡的離奇國家,只不過說出真相的小孩早就被扼殺在搖籃裡,違反常識才是這個國家的常識。

「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則衰。」如果一個政府連顏面都不顧,它就和流氓罪犯無異,上下交征利,不單大官以權謀私,連小官幹部都有樣學樣,為了私慾不顧常識。
海南省小學校長帶六名小六女童開房,同行者還有當地市政府官員,後來警方竟然說「是小六女生主動邀請校長開房間」,校長的明目張膽已經駭人聽聞,國家機器以如此厚顏的藉口包庇更是聞所未聞!

國產常識入侵香港,先從官場開始失守,人們總是緬懷港督的時代,並非因為崇洋,只因行政長官一個比一個不自重。董建華輕輕一句,八萬五因為不再說就不存在;曾蔭權在議事堂爆粗「狗噏」,政府新聞處卻將它竄改成「鬥噏」;CY從上台一刻開始就被踢爆大話不絕,更開了不少先例破壞政府的常規及制度,剛當選就到西環謝票,自己甘心當兒皇帝,同時把香港降格成五代後晉;向練乙錚發律師信,旨在打擊言論自由落得遍地寒蟬;成立妾身未明的金融發展局,邀請官二代富二代染指香港金融界……先是高官其身不正,日復日挖走香港宛如紫砂茶壺內的茶漬,制度崩壞之後就是常識的消融,所以我們一點都不需要驚訝警方先有「低調通緝」論,後來又說男警察熊抱女示威者因為「場面混亂、未能分辨示威者性別」,這一切都不過是「中港融合」下國產常識入侵的一點軌跡。

所謂常識,其實是社會的共識,民主國家的常識在極權國家裡可能會變得陳義過高,
香港人譏笑強國人活像生番蠻夷,卻不知這是最合理的生存方式。你不能要求中國人規規矩矩地排隊,因為只有一個人是排不成隊的;你很難想像中國人購物時不講價不兇狠,因為他們習慣了浮動的價格和服務質素;在視犯禁如無物的社會中成長,你亦不能苛求中國學生認真對待不能剽竊的規則。今天香港人還會指責如此種種,認為這些有違常識,可是耳濡目染,不知道香港人能夠捱多久的溫水才成為煮熟了的蛙?



[1] “The two enemies of the people are criminals and government, so let us tie the second down with the chains of constitution so the second one will not become the legalized version of the first.” (By Thomas Jefferson)

3 則留言:

agotraka 說...

守護常識和理性、兼監察政府,必要有強大的第四/五權。可惜今日香港公共媒體早已失陷,難有作爲;只好靠像貴博客這樣的民間媒體硬挺著、盡力捍衛最後的文明了。

A*tsu*na 說...

謝謝。

不過大部份香港人仍然依賴主流傳媒接收消息,所以社會只會愈來愈分化,而且只會愈來愈難溝通。

city 說...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