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

「渣馬」贊助商大陸化 「特步」戰衣山寨味濃

《信報》2012年2月4日

紀曉風 獨眼新聞
「渣馬」贊助商大陸化 「特步」戰衣山寨味濃

周日,香港將步入一年一度的「馬拉松」熱。

一年一度的渣打馬拉松將於周日清晨舉行,破紀綠的7萬名跑手將再次在本港主要幹道上奔馳,今年更有趣的是屆時賽道可能呈現一片綠色,皆因今年馬拉松的贊助商由國際著名體育品牌New Balance,變為內地新興品牌特步,免費贈送給跑手的戰衣是綠色配藍袖,惹來坊間一致劣評,有人甚至笑言穿上跑衣後如同卡通人物「史力加」,聲言罷穿抗議。

有趣的是特步是內地體育品牌初哥,卻有力打破New balance長達9年贊助局面,令人不期然感到連馬拉松也有「大陸化」的染紅傾向,據知今年渣馬更有不少內地市民參加;看來連馬拉松都要面對中港磨合的現實。

渣打馬拉松辦到第16屆,確實有一點點歷史意義。事緣渣打馬拉松首屆舉辦時正時1997年回歸前,當時稱為「渣打港深馬拉松」,賽道由上水起步,經落馬洲及皇崗,以深圳為終點。這一屆的賽事貫通中港,但自此後14屆賽事的路線,就全在香港境內完成。只是想不到15年後的今天,渣打馬拉松的一股內地味,以服裝這個平台來呈現。

過去9屆的渣打馬拉松賽事,都由知名國際體育品牌New Balance贊助跑手戰衣,工作人員服裝及運動鞋,但今年就換上1999年才成立的特步。New Balance是成立逾百年的美國品牌,市值逾15億美元,過往設計的渣打馬拉松戰衣都成為跑步愛好者的至愛,即使賽事過後,在公園及運動場內也不難看見跑步愛好者繼續穿上NB設計的渣馬戰衣練習。這點老紀十分明白,畢竟穿上戰衣,代表閣下最少跑畢10公里,甚至隨時跑完42.195公里的馬拉松戰士,「成就」一點不賴,但這情況在今年產生變化。

由特步設計及贊助的戰衣,由綠色為主色,配以藍袖,結果遭一致劣評,有跑手批評穿上後如同史力加一般,老紀就覺得好應節,皆因近期社會熱論「蝗禍」,最新發展是上周登廣告「反蝗」的設計者,力證廣告上並非蝗蟲,而是草蜢,故並無意批評內地同胞云云。如今若7萬多跑手同穿上「草蜢衣」奔馳,勢必令人對「草蜢禍」有更深的感受。

標誌不透氣 不合長跑

不過老紀分析「草蜢禍」出現機會甚微,皆因大部分選手都對此戰衣耍手擰頭,穿上的人可能少之又少。經常往外地參加馬拉松賽事,腳毛已遍布近20個國家及地區的本港業餘跑手莊曉陽就坦言,戰衣設計美觀與否,本是見仁見智(他個人就覺得十分醜),但最大問題是胸前的賽事標誌,「個logo(標誌)是膠來的,印上胸口,一路跑時並不透汗」,他批評,跑衣設計其實年年如是,無甚新意,「從件跑衫便看出大會的誠意」。老紀又請教過著名時裝設計師鄧達智,他坦言戰衣的色彩配搭並無問題,更可算是美觀,「只賣件T恤,我會畀錢買」,但那個大標誌卻是敗筆,「一是把那個跑手形態放大,但現時像把一個標誌生硬地印落件T恤,堪稱是bad design」。

鄧達智指自己亦曾和內地體育品牌合作,印象良好,「內地在質料development上做得好好,設計師亦不錯;但自己是設計師就明白,通常設計有幾個樣本供選擇,現時是最終決定,做得唔好」。

特步設計也不是第一次惹爭議,這家內地體育用品品牌,去年開始先後和當時仍為英超球隊的伯明翰設計球衣,結果因為色調和設計而受批評,在球衣網站內亦劣評如潮。到今個球季,特步又和西甲球隊、有「黃色潛艇」之稱維拉利爾訂立五年合約,但球衣只是十分普通的黃衣一件,再加上胸口贊助「新浪微博」以極幼筆劃的宋體字呈現,老紀驟眼看以為是花園街老翻貨色。

所以,特步是次「玩謝」渣馬戰衣,絕對是維持「一貫水平」。據老紀所知,渣馬的跑衣贊助是以投標方式競逐,由籌辦賽事的香港業餘田徑總會決定,冠名贊助的渣打無話事權。

至於田總為何鍾情特步,相信和跑衣設計無關,卻可能和贊助規模有關,皆因特步今年除贊助渣馬之外,集團還冠名贊助香港田總旗下兩個田徑比賽,分別是「特步香港青少年分齡田徑賽 2012」及「特步香港田徑聯賽2012」。

當然這也配合特步宣傳策略,集團過去已長期贊助在內地舉辦的馬拉松賽事,去年更贊助台北馬拉松,如今連渣馬也成囊中物,目標明顯想成為大中華馬拉松標誌,公司執行董事何睿博早前更豪言,「今天,一提起Nike你會想起籃球;一提起adidas你會想起足球;他朝,我們希望一提起特步,你會想起跑步。」

不過,奇怪的是特步至今還未在港開設過一間門市店。內地人也對內地體育品牌無特別偏愛,在內地經營運動服裝銷售的百麗國際(1880),其去年上半年業績顯示,銷售運動服飾中,Nike和adidas的一線品牌收入佔其總收入32.2%,而國產品牌的收入只佔總收入的4.4%。事實上,連內地傳媒也毫不客氣地指,特步的興起是「以山寨的形象、低價和多年深耕二三四線市場的渠道優勢,一夜之間揭竿而起」。特步的標誌是一個大交叉,驟眼看和外國體育品牌 Reebok相似,又巧合地Reebok的中文官方譯名,就叫「銳步」。

莊曉陽就坦言,香港跑手對特步戰衣抗拒,一則是其設計,二則實是其地位,「報名費都是300多元,去年雖然都不甚美觀,但假假地都是New Balance嘛,今年卻只是一件特步。」或許,在某些消費範疇,外國月亮依然較圓。

----------------

「渣馬」去香港化違國際慣例

講到今年「渣馬」疑似大陸化,這項英文全稱作「Standard Chartered HONG KONG MARATHON 2012」的香港每年盛事,中文就只剩「渣打馬拉松」,沒有了「香港」兩個大字。

曾參加全球不少地方馬拉松的莊曉陽坦言,全世界絕大多數地方舉行的馬拉松,雖則都會有主要贊助商冠名,但舉辦所在的地名並不會「消失」。是故,倫敦的馬拉松官方全稱是「維珍理財倫敦馬拉松」(Virgin London Marathon),紐約的稱作「ING紐約馬拉松」(ING New York City Marathon),台北的則稱「富邦台北馬拉松」,都不會如香港只有「渣打」而沒有「香港」。

當然,要名譽也就自然要冒風險;莊曉陽指出,渣馬去年曾被質疑,主辦單位香港業餘田徑總會相關收支不清,渣打作為冠名機構,難免要受影響。

另一方面,渣馬雖貴為香港當前最具國際規模的馬拉松賽事,但莊曉陽指出,香港賽道包括南灣、長青及西區海隧等三條地下隧道,合共長度達4.85公里,就真的全球少見;即使較為著名的巴黎馬拉松,要經過的一條隧道,也只有153公尺,僅是香港賽道隧道總長度約3.15%。這樣,一方面隧道空氣流通一定不及戶外,另一方面西隧還正處賽道最後路段,當中長命斜往往令選手更易出事。

與此同時,渣馬賽道多年來一直鮮會進入香港市內街道,跟其他地方大有不同,也就更難帶動社區參與,以至令社區店舖坐失更多生意的機會。

莊曉陽警告,廣州今年開始也會舉辦馬拉松賽事,此後若能積累經驗,渣馬熱潮勢將遭遇嚴重威脅。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