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港女、綠茶婊、文藝婊


港女可憎,但也不及文藝婊嘔心。

鄰國有「綠茶婊」一詞,「綠茶」指清純,「婊」原指是「婊子」,即妓女,現與bitch相通。「綠茶婊」即裝純的婊子,網友甚至羅列了24特徵,她們總是長髮飄逸,喜歡化了裸妝扮素顏,看上去人畜無害,但其實生活糜爛,極之拜金,為了上位甚至不惜出賣肉體。

同樣拜金,但男人總喜愛綠茶婊多於港女,正如「天仙美」與「妖精美」之間,即使飢渴如厹也會矯揉造作一番,說寧要氣質不要濃豔,同是貪錢自戀的bitch,當然是清純脫俗的好。

港女死因甚多,比如講人是非、愛名牌、只看娛樂新聞等等,概括來說,就是「俗不可耐」,但港女如此亦無可厚非,香港的水土只能養出TVB「神抄之塔」鄺俊宇,小龍女再世香江也不過成了郭芙。物以罕為貴,既然瀰漫一片俗氣,難怪年輕的港男港女愛上台灣的小清新,港女活埋在唾罵之後,「文藝婊」紛紛登場。

「文藝婊」的殺傷力不及「綠茶婊」,志不在「錢」,野心不大,不過圖個好名聲,自戀呃like,可是兩者也頗相似,最大特徵就是暗地強調自己的脫俗,喜歡扮素顏,非常文青,或是酷愛復古風,說話嬌嬌弱弱,對異性極為敏感,一邊矯情地塑造自己的「脫俗」,一邊享受男人的讚美,誰說女人不愛打飛機? 

錢鍾書說:「俗人拼命學雅,結果還是俗。」俗氣不單是「量的過度」,而且是好東西的過量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比如文筆樸實,你最多只覺枯燥,不會嫌俗,但堆砌詞藻的文章便容易變俗。所以俗氣不是負面的缺憾 (default),而是正面的過失 (fault),可是俗的東西卻可以感動大多數人[1]。文藝婊太過賣弄自己的出塵,然而一眾娘娘早已盡收天下J兵,於是愈是矯情愈是清高。 

林語堂說:「有新鮮的魚可以清炖,如若已宿,便須加醬油、胡椒和芥末──越多越好。」濃妝喬裝的騙案太多,鐘擺之下,我們走進另一種騙局,鮮魚清炖故然鮮美,但卻不是所有清炖的都是鮮魚。脫俗的本意逐漸消失,本來是從容出世
的表現,但漸漸地變成了文藝婊俗不可耐的遮蓋。



[1] 錢鍾書 (2012)。《錢鍾書集》。北京:三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