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3日

日本人堆中的香港人

走過裏原宿,很容易便能分辨出香港人、中國人和韓國人,
尤其是不算太冷的冬天,
穿得像米芝蓮的一定是香港人 (健吾語, 哈哈)
(米芝蓮即是那些厚重笨拙的羽絨)

碰過好些人,他們特鄙視香港的同鄉。可我也只能笑笑,不置可否。

吳彥祖說中國人最歧視中國人。

中國人普遍愛面子,畢竟從小就面對要命的競爭。
一些人的成功感,總得用另一些人的自卑去成就。
歧視到底是什麼呢?
對中國人來說,就是當不得人,要麼就當主子,要麼就當巴結主子的奴才。
脊梁骨直不起來,就只卑躬屈膝,或者狗眼看人低。
這是過度競爭的後遺症麼?

我不會歧視自己的族群,那不是因為血統的關係,
可能只因為那一刻我單純地抽離了,事不關已,頂多為一些行為感到失禮。

香港人太會耍小聰明,然而很多時候這種人只能想到自己。
在日本的社會裡,克己很重要,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意別人的目光。
所以你在日本的車廂很容易就找到響亮的廣東話;在祭典裡不問過人家就拿iPhone拍下穿著浴衣的少女......

曾經聽過一些辯解:我又不是日本人,哪裡知道他們的規矩那麼麻煩?
而且我是在旅行啊!就是因為旅行我才不管別人怎麼看呢!
反正我是外地人,這樣又沒人認識我!

看,轉數多快的小聰明!
所以我總是很容易就能認出香港人的身影,因為他們日本的社群裡太突兀。

1 則留言: